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挣大钱门路 >

沈阳“北大营鱼霸”强索黑钱 业户不从便遭打砸

时间:2018-11-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在沈阳市大东区北大营海鲜市场经营黄花鱼生意的业户,在进货时被绰号为“燕子”、“英子”的一伙人强行按照每箱5元的价格索要“黑钱”。其中一业户介绍,他们曾经一次进货被迫缴纳的“黑钱”高达2000多元。市场内经营黄花鱼的业户均敢怒不敢言。更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个市场内,业户所使用盛装海鲜的塑料袋必须在另外几个身份不明的人那里购买,否则轻则会被恐吓,重则摊床被砸、业户被殴。上周六凌晨3点,3名身份不明的嚣张男子携带利器再次在市场内打砸一业户摊床时,遭到了对方反抗,一名砸摊床男子被业户打伤。本报记者经过明察暗访还发现,这个刚刚搬迁不长时间的市场还被另外一伙意欲在此捞取“黑钱”的鱼霸盯上。

  春节前,本报记者接到线索称,位于沈阳市大东区的“沈阳北大营海鲜市场”内有一伙人专门强行向业户收取黑钱,如有不服从者,便会遭到恐吓和殴打,其行为十分嚣张。警方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

  记者在北大营海鲜市场内看到,海鲜市场的两个封闭大厅已经关门了,一位看守大厅的更夫称,这个海鲜市场分为内外两部分,除了在大厅外露天经营的散户白天营业外,其中大厅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散户,有将近100余户;另一部分则是带有档口摊床的固定业户,有96个档口。大厅的营业时间与外面不同,是每天的凌晨3点到上午8点左右。

  在露天经营海鲜的业户处,当询问是否有人在此处收“黑钱”时,许多业户都表示确有此事,但事情是发生在大厅内。记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凌晨被砸摊床的业户,该业户称,这个海鲜市场是去年8月间才搬过来的,但是刚到不久就被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垄断市场内的黄花鱼和塑料袋经营。

  据该业户介绍,她家的黄花鱼是在大连进的货,但是在大连当地刚进货时就被一个绰号为“燕子”的男子以每箱5元钱的价格收取“黑钱”。而在沈阳的“英子”警告业户,谁都不能随便发货,业户必须从他们手中拿货,每箱黄花鱼缴纳5元钱费用。时时彩十大信誉平台178时时彩平台!按照该业户的销量,每天可以销到100多箱,需交出500多元“黑钱”,如果不给就会遇到麻烦。

  周六凌晨3点多钟,突然有3个男子拎着尖刀来到该业户的摊床前,二话不说动手掀翻摊床,并一顿打砸,其中有人用刀砍向摊床内的人。后来该业主的丈夫奋起反抗与几人厮打起来,并将一人打伤。

  该业户还称,在这个市场内卖货不能随便使用塑料袋,她自己就曾经随便从外面买来塑料袋被一伙人几次警告,并让其“放聪明点”。

  昨日凌晨3点多钟,记者来到北大营海鲜市场暗访。此时市场内已经人声鼎沸,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踏着地面厚厚的积水和脏物,走进海鲜市场,记者发现市场内的许多档口门前都顾客盈门,许多业户的摊床上都随处可见黄花鱼的踪影。

  按照记者事先掌握的电话,将几名业户逐一约出进行采访了解情况。当得知记者的身份后,许多业户担心遭到报复,同时他们对自己被盘剥也很愤慨,并将市场内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道出。

  据一位业户介绍,春节时,自己在这个市场内的库房还被人盗了,丢了2万元的货物。按照每箱提取5元钱的价格,她曾经一天卖过500箱,并一次性交给这些人2500元加价钱。据该业户介绍,在沈阳市场上是“英子”在收钱,自己从去年12月份开始,一共交给这些人将近2万元钱了。因为害怕遭到报复,又听说“英子”在当地非常“好使”,自己在沈阳又人生地不熟的,在几次将投诉材料送至相关部门反映后均没有了下文,该业户也只能无奈地保持沉默。

  据另一业户讲,自己做海鲜生意很久了,从来没得罪过人,但是到了这个市场经营后,在购买塑料袋一事上让她深有体会。她的塑料袋都是从市场内的一伙男子手中买的,有人告诉她,在这个市场内的塑料袋由专人垄断,不能随便买。可即使该业户每月购买了300元的塑料袋,那伙人垄断塑料袋的人仍觉得少。曾有一次,那伙人中有人出面警告该业户称:“我们已经研究了,你们家是大户,要多买才行。”据该业户称,他们卖的塑料袋一捆还不到50个,质量还不好,又很贵,便没有同意。没过多久,3个陌生男子来到该业户摊床前,将货物掀翻,临走时警告称:“知道这是咋回事吧?”

  记者在海鲜市场内暗访时,在一摊床的拐角处,正巧遇到一个身穿貂皮的男子从身边经过。男子走到一名业户跟前,小声地嘀咕了几句,那名业户不停地点头。一业户偷偷告诉记者,那个穿貂皮的就是垄断塑料袋生意的人,他的手下还有好几个人呢!该业户还透露说:“‘英子’今天一直没有来过。”

  记者在大厅中徘徊时,正碰到几个男子站在一个业户身边,在几名男子面前,这个业户正从怀中掏出一大把钱一张张数给对方。知情者介绍,这些人是刚到市场来的,他们也是准备争夺海鲜市场这块“肥肉”的,目前还没有完全介入,可能正在摸底吧。

  据业户们反映,“英子”一伙人的成员将近四五人,其中一些人曾经做过生意,后来不干后便转手搞起垄断黄花鱼的生意。正当记者暗访时有知情人打来电话,称这些人可能知道记者来了,都撤了。当记者再次进入市场内时,刚才的那几个人已不见了踪影。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

上一篇:青岛婚介所宰客赚黑钱:三陪小姐扮婚托小哥当打手
下一篇:盘活“绿色银行” 让林农存小钱赚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