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3啤酒:有一種最深沉的絕望,叫做中年男人失業!

發表時間:2017-12-28 14:40

這是建國失眠的第三天。

三天前,建國在中心公園陪女兒跑步。

突然接到公司電話:“你到公司來一趟?!苯拥诫娫捄?,他重重嘆了口氣。幾天前,領導找他談了話,談話內容主要是:“你已被列入裁員名單?!苯▏靼撞脝T的事已經成為事實。

低頭沉默了半響,轉過身對女兒說:你去那邊的長凳找你媽媽,爸爸現在有事需要處理。你們先回家,知道了么?女兒還沉浸在運動的喜悅中,甜甜的笑著點了點頭。跑去媽媽那邊了。建國呆呆看著妻子為女兒擦汗的模樣,嘴唇觸動著,轉身走了。

到了公司,建國抬頭望著這棟在陽光下刺目的寫字樓,這座他整整待了6個年頭的公司。怎么會一下子變得陌生了?建國敲門進了領導辦公司:張總,我···建國感覺自己實在無法說出那些離職的客套話?!笆裁炊紕e說了,建國。這次的裁員我也無能為力,你還是為自己早做打算吧?!苯浝肀尺^身去。建國沒再說什么,開始默默收拾東西。交接完工作,走向了辦公大樓的樓頂。

2.

建國出生在湖南一個農村家庭,自小成績優異,一路名校畢業,曾在某知名廣告公司工作8年,后跳槽到現在的公司,工作了6年,成為項目主管。在房價高得離譜的深圳坐擁兩套房子。還有一個相愛的妻子,這么說來也算是幸福美滿了。

建國和妻子的相遇,說來也奇怪那么大的城市居然可以遇到在小縣城念書的同學。那時還在念高中,建國是所有老師公認的好學生。只要建國從別的班經過,背后都是:他就是哪個年級第一,老師說他肯定能上清華!一臉老干部的建國也是十分享受優等生的待遇,越發的努力讀書。

臨近畢業的時候,老師安排同學們在教室自習。下午來了幾個像小混混的人嬉皮笑臉的在教室門口叫女生的名字,說不要讀書了,一起打游戲去。他們念得是小萍的名字,一個在班上不怎么起眼的女生。大家都不做聲,只有建國。抓起兩只鋼筆沖到門口。小混混滿臉不屑的啐了一口唾沫:快滾,別在這擋著路。建國也啐了一口,只不過沒啐出來,冷冷的說:你們瘋了,我可叫老師啦。小混混順手一推,幾個人扭打在一起。建國拼盡全力將鋼筆墨水甩到小混混臉上,小混混臉上一坨一坨的黑墨點。忽然有人在教室后頭大叫:老師來了。小混混們氣急敗壞的抹著臉上的墨坨跑了。小萍漲紅了臉從教室后跑過來,問建國:你怎么樣,有沒有事。建國口吐著唾沫,一臉傲嬌的說:書生殺人,當如是。

至此以后,小萍隔三差五的跑過去問建國各種問題。建國除了回答理綜題,其他一概不答。臨近高考,小萍送了一只鋼筆給建國說:大家現在都是用水心筆,一只都不明白你為什么喜歡用鋼筆。這個給你,希望你能考出好成績。高考成績出來以后,建國如愿去了北京的一所高校。小萍只問了建國的志愿后卻不知去向。

那天在公司樓下遇見。建國還不敢相信,試探性的叫了聲:小萍?小萍齜牙咧嘴的對建國笑:“這么久不見,不去喝兩杯?要不去1513吧,我有朋友在那兒工作!”“行,聽你的”建國也相當高興。

后來,建國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難,總喜歡找這位老同學出來吐吐槽喝兩杯。再后來,兩人也就在一起了。

3.

現在42歲的建國是家里的經濟支柱,上面4個老人,下面1個孩子,上個月才跟小萍商量,讓小萍離職在家專心照顧老人還有已經念小學的女兒。建國經常加班加點地工作,做不完還帶回家通宵達旦,這一身的壓力可想而知。

突如其來的裁員讓建國頓時慌了,如何面對一家老???他們還指望著我的工資去生活。建國這樣想著來到了樓頂。我在這里辛辛苦苦的工作了這么多年,裁員這種事為什么還會落到我身上?難道就是因為我不是皇親國戚?回家應該怎么向小萍開口?父母要是知道我該怎么面對?是不是這樣跳下去就不會有這些問題?

建國閉上了眼睛,卻想起孩子甜甜的笑臉還有妻子年少的模樣。他更難過了,可是他又能對誰說這些呢?已經過了不惑的年紀,孩子也在慢慢長大。每天開車開車回家停車庫后,都喜歡在車上待一會兒。這些呆在車庫里的中年人,壓抑的氣氛仿佛是在舉行一場沉默的聚會。身邊的人都在依靠自己。每天醒來就是想著解決下屬工作的問題,可現在呢?

建國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機對妻子發了一條短信:對不起。結束吧,都結束吧!建國想著,樓頂的風吹得頭更冷了。突然,手機鈴聲響了。是小萍,建國哆哆嗦嗦的掛掉了來電。小萍又發來短信,你在哪兒?我過來找你!你不開心就回來吧,你還有我啊。

建國一晃神,想起跟妻子小萍曾經也是促膝把酒可以傾訴通宵的朋友。后來事業漸漸上升,結過婚也就沒有像老朋友一樣暢談。取代的是一種似乎有種看不見隔膜的默契關系。小萍也從一個慌慌張張的姑娘變成了溫柔賢惠的妻子。

這時小萍又發來短信,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喝一杯?我們聊聊好么?

天色漸漸黑了,建國拿著手機,在天臺呆坐了很久。他其實也想找人聊聊。

他們回到了婚前經常去的小酒吧,建國灌了自己一杯又一杯,話到嘴邊又都說不出口。小萍默默的在一旁陪著建國,時常撫著他的背說:沒關系,都會好的,都會好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