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你能否從深淵走出來?

發表時間:2018-05-05 09:44

我有一個朋友,大家都叫他老張,年近四十,家庭幸福,事業有成。他不像其他忙于事業的男人,他是真幸福。每天晚飯一定陪家人吃,張口閉口談他老婆多溫柔,孩子多可愛。手機屏保也是一家四口去巴厘島拍的,眼都笑沒了,嘴咧得老大,是幸福人生了。

老張身上總有一股少年氣。跟他做朋友十幾年,個哥們大部分都發了福,啤酒肚一挺,就是一副中年大叔油膩膩的樣子。老天好像特別優待老張那種人似得,除了臉上也會顯現皺紋,卻十分清瘦。跟十幾年前的小張沒多大區別。

老張待朋友是沒的說,從大學一個宿舍開始。一個人默默收拾宿舍衛生,從來也不主動邀功。為了幫哥們給喜歡的姑娘表白,大家合伙湊錢辦了一次大型的表白現場,也是老張一手策劃。

大伙為了能看科比退役賽,全體曠課,也是老張獨自跟老師道歉承擔后果。就這么說吧,老張確實是個特別呆的老好人。

直到上個月,跟老張住一個區的老同學打電話給我。

他正往老張家那邊趕,我問他什么事這么著急。他回答我說:你還不知道?昨天老張家都上新聞了。他們家保姆防火燒了房子,老張老婆孩子都被困在里面,聽說還沒到醫院就走了。你說我一個大人聽了都想哭,老張怎么受得了。

我一聽就蒙了,老張那么愛家的一個人。別的不說他那兩個孩子還那么小,都還沒來得及長大。我越想越慌,竟不知怎么給老張打電話安慰他。想了半天,還是決定去老張家。

才幾個月沒看見老張,老張好像一夜之間老了很多。老張平時那么樂觀豁達的一個人,見到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流眼淚。像是被人抽取了筋骨似得,完全沒有了往日的神采。

老張的家人也是在物業處哭成一團,我挨個安慰后,更是又悲又氣。老張的媽媽拉著我的手,哭得聲嘶力竭。啞著嗓子叫罵那個縱火的保姆。

之后的三天,老張也是很少吃飯很少睡覺。我陪在老張身邊第一次感覺到老張如此脆弱。有時候天剛剛亮,他會愿意與我們說說話,內容卻又讓我無限喟嘆:這幾天,我連眼睛都不敢閉,一閉眼就看見我的妻子小孩拼命喊救命,濃煙又大。我沖過去,就是抓不住,我拼命抓拼命抓,結果什么都沒有。

“老李,你說我當時怎么就不在他們身邊。我老婆是有多無助啊?!?/p>

“我現在只想抓住哪個縱火的兇手,讓法律制裁她!”

老張一直是個理智的人,在這件事發生的幾天里。卻丟失了心智,滿眼都是對這個世界的憤懣。不曾想,因為新聞的傳播,相當多的網友通過各種途徑,給老張寄信寄小禮物。鄰居也時常端來剛煮好的米飯面條。大家一面小心翼翼的試著與老張交談,一面用各種方法給予安慰。

我知道老張不怎么會表達感情,為了感謝那些幫助他的那些素不相識的網友。也去學著開了微博,與那些善良的網友們交流。

最近聯系老張,他竟然跑去小山村里支教了。說是在網上遇到相似遭遇的朋友,想要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做點什么。

那段時間,因為身邊的朋友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我也曾十分懷疑這個世界到底是美好的還是邪惡的。因為我們還沒有經歷過太大的波折,前半生算是品安喜樂。每次看到網上一些丑惡的新聞,我們都會報以同情,但大部分時候都是隨著時間煙消云散后不作為的。直到這種厄運悄然走到我們身邊,奪走了我們所愛人的生命。才知道你在遭遇不幸時,遇到一雙愿意為你伸出的手,是一件多么幸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