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你是不是也不愿意回家?

發表時間:2018-04-09 16:08

明天是我哥的忌日,我帶著妻子回到了我的家鄉。

一路上,我有點忐忑。前陣子我失了業,我囑咐妻子不要跟我爸媽說起這件事。她其實很不理解我的行為,但她也只是點點頭答應了我。我看著她困惑的眼神,對她說我爸想讓我繼承他的診所,我不愿意。

回到家里,看見大姐帶著孩子也過來了。大家坐在一起寒暄了會,準備吃飯。父親從他的工作室走出來,看了我一眼。我一向是不跟父親交流的,只是跟父親打了個招呼,又去廚房幫忙。等到快要吃飯的時候,小五就出現了。

小五住在離我家5公里的地方,也就是我家旁邊那條河的對面。本來是素不相識的人,一次小五約著幾個男孩子一起在河里游泳。因為河中央的水太深,小五水性不好被河中的水草纏住了腳。幾個小伙伴一下慌了神,滿街跑著腳救命。我哥正好路過,跳下水救了小五。自己卻沒有再上來。

這些年過去,我母親每天都會我哥的忌日這天請小五過來。畢竟是小五的救命恩人,小五每年還是準時出現。只是,每次小五的出現都十分尷尬。小五漸漸長大成人,跟隨他父親沿街賣豆腐。父親每次提到小五,都是用一種不屑的語氣。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你大哥為他犧牲。

大哥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孝子,大學專業也是聽從父親學了醫。父親原本想讓大哥去繼承他的診所。

每次小五走后,家人又開始議論起這件事。我是挺反感的,有時候會跟母親說:都這么多年過去了,你打算什么時候放過小五呢。

母親往往很難過:我可是失去兒子的人啊,我受了這么這么多年。讓他每年痛苦一次有什么呢?

大姐與母親帶著我妻子去到閣樓,說是要帶她看我小時候的照片。不一會兒,他們就下樓來了。大姐用家里那臺老式dv播著一首老歌。母親露出笑意,說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歌了。大姐看了看我,說沒想到母親還是會把錢花在買唱片上的人啊。

父親插了一句: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買過這個?

母親卻是一臉平靜,一邊走到陽臺晾衣服,一邊說:我們還住在河那邊的時候,有一次我跟蹤你和一個女人走到了橋西,那邊有個雜貨店買的。沒想到現在還可以用......

家中的氣氛瞬間又冷了下來,這大概就是我不愿待在家的原因。我很難釋懷為什么母親總是用一些奇怪的行為去表達她的悲傷。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我想他說的對,即使我們不想面對。這一切還是在我們身邊真實的發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