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啤酒代理:致這個世界所有的嬉皮士

發表時間:2018-04-09 16:06

在我們家表叔真是謎一樣的存在。

我從小就聽我媽在街坊鄰居間吹牛逼,說自家有個親戚在大企業工作,還當過總導演如何如何的。每到這時,街坊們也不吃這一套,說自己有個親戚在國外工作,那可是要見領導的人物。大家明明各說各話,但開心得跟小孩子偷吃了蜜似的。

我媽每次跟鄰里聊完回家還意猶未盡,會接著跟我說關于表叔沒有說完的話題:雖說你表叔現在風風光光的,他真是受過不少苦哩!你表叔跟你一樣大的時候,他爸媽就把他丟去北京的親戚家自己去做什么研發項目了。你看看你多幸福,每天晚上還有爸爸講故事哄你睡覺。

每到這個時候,我爸就會在旁邊打岔:孩子這么點大,你說這些,他懂個什么啊。我媽會一臉嚴肅的對我爸說:這個叫幼教,用優秀的人去引導孩子,這個很有必要。

我爸就乖乖閉嘴溜了,我媽繼續教育我:你表叔啊,還不滿18歲就一個人去澳洲求學了,學費都沒讓他爸媽付。你看看,多懂事!

停了一會兒,我媽又嘆了口氣:其實也怪可憐的,你說一個孩子孤苦伶仃的在國外求學。一去就是8年,人生地不熟的,他是怎么過來的噢。

我就是在我媽絮絮叨叨一下子說我表叔多牛逼,一下子感嘆他身世的環境里長大。甚至我媽一開口,我就知道她下一句要說什么。

直到一天聽到我媽說表叔從大企業離職,自己創業去了。我媽立刻把我拉到一邊警示道:這個你可不能學你表叔啊,大企業導演多少的工作啊,你要是能進去我就謝天謝地了。

那個時候我也才念高中,對未來的工作完全沒有概念。卻對很少見面的表叔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在青春期,對表叔這種桀驁不馴的個性很是欣賞。

后來我漸漸長大,進入社會,想有一番成就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創業。但由于沒有什么運營和管理經驗,公司才創立不到一年,就倒閉了。我們幾個也是血本無歸。

那段時間我總是待在家里,萎靡不振。我媽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也沒過細問我創業的事。卻幫我找來了表叔。

表叔約我去到酒店吃飯,這算是我跟表叔第一次正式的會晤。因為他創業的成功又變成我媽在街坊鄰居種的談資,表叔像是從新回到了我們的世界。

我們喝了幾個回合,表叔眼睛里閃過一絲與平時不太一樣的光亮說:本質上我們是一樣的,只是你表現為失落,我表現為悲涼。

“為什么是悲涼呢?”我很疑惑

“我是因為底色是悲涼,所以有時候才會覺得,至少新鮮的邊界會讓我有一些新鮮感。我在澳洲只身一人去念書的時候,我什么都干過,下學后就去打洗碗工,周末去農場。就覺得那個城市的美麗與繁華跟我其實并沒有太大的關系,因為我只是在活著?,F在來看,其實他又對我有一定的影響,因為我在此期間產生了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這個世界。你其實不一定要在一件事上鉆牛角尖,因為你在探索積累的過程里它已經成為了你的一個部分?!?/p>

表叔的話另當時的我很費解,好幾年我再想起他的這句話。意思大概是他在經歷了鉆牛角尖后,愿意與這個世界的和解吧。每次想到表舅我腦海里都會閃過李宗盛《山丘》里那句:嬉皮笑臉面對人生的難。他說悲涼是底色,卻又不斷觸碰他知識及感情中邊緣化的東西。

他從來沒有拒絕過什么,用一種嬉皮士的身份融入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