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啤酒代理:婚姻是一個家的角斗場

發表時間:2018-04-02 18:26

有天晚上我接到大學室友的電話,約我出去喝酒。在夜市攤點了一箱啤酒,才喝了一瓶他開始絮絮叨叨。


他說了他的經濟問題,工資已經原地踏步一年多了,每個月的房貸壓力越發緊張。老婆脾氣越來越大,隔三差五的和他媽因為小事吵一架,家里的孩子也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




說著說著話鋒一轉,說起了當年一起讀書的事情,我們翻墻去網吧打游戲,徹夜不歸被班主任抓個現場,被罰在辦公室寫了一天檢討還被貼出來公示。為了攢錢給女朋友買禮物,跟我一起吃一份外賣吃了一個月。


他又喝了一瓶說:那個時候真他媽窮啊,但比現在開心多了。


他搖搖頭繼續說:我跟我妻子在一起那么多年,我原本覺得她是個善解人意的人?,F在卻總是莫名其妙的發脾氣。就說有次吧,我在家里吃完飯,本來還好好的,突然就對我發火。說我生活作風有問題,什么吸煙酗酒不修邊幅,在家里從來不主動做衛生。接著又說我對她一點都不關心,好幾次她感冒了都是自己買的藥。她越說越氣,一邊收拾桌子一邊大聲用碗砸桌面。我有點心煩對她吼了句:說好不要當著我媽的面擺臉色的。她哇的一下哭了出來:你非要氣死我啊,就開始說起之前的舊賬。我不想跟她吵了,所以叫你出來喝酒了。




你說:結了婚怎么就變這個樣子呢?他越喝越多。


我拍拍他的肩膀,結完賬后把他送回了家。開門的是他妻子,一臉疲倦的樣子。我如實的告訴了他妻子他今晚說的那些話,她妻子一句話沒說,只是再哭。末了,我要走的時候他老婆告訴我:她已經看不到兩個人的未來了,她下定決心要離開他了。


我問:難道沒有回旋的余地了么?


他妻子轉過身替他攆了下被子:“大概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