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啤酒代理:婚姻是不是愛情的墳墓?

發表時間:2018-03-29 17:29

我從沒想過我與會前妻再次見面。

我們的分手鬧得不可開交,幾乎鎮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的事。我妻子林艾佳是個中學語文老師,比我大整整6歲,是我的初戀。

說起來很奇怪,那個時候我才剛剛大學畢業回家準備謀求一份工作。卻莫名其妙的看上了相親對象的姐姐。我們在一起不到三個月就發現艾佳懷孕了,我們順勢結婚生子。一切看起來理所當然,卻又說不出的詭異。

隨著日子趨于平靜,孩子漸漸長大。我也人到中年開始變成一個真正的中年男人:挺著一個啤酒肚,頭頂開始變禿。職位不再上升,對生活不再有激情,安于現狀。

當時艾佳表妹在我們家做客,有一次艾佳帶著兩個孩子去參加一個夏令營。我們就鬼使神差的上床了。我知道這樣不對,可是我卻越陷越深。孩子們回來后,我跟艾佳的表妹還保持著這種關系。

直到有一天被艾佳發現,艾佳瘋了似的向每個認識的人對我進行控訴。我們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孩子全判給艾佳。我凈身出戶,離開了那個小鎮,來到小舍開了一間酒吧。

艾佳過來找我,我是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我想當時她是恨毒了我,才會如此拼命的去向每個人宣告我的事。

艾佳點了一杯酒,點煙時手一直在顫抖。我沒有開口,艾佳卻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你離開后,我改嫁給我們那兒一個教授了。他很好,之所以再婚是他的妻子因車禍去世了。他想娶一個能照顧他孩子的女人。而我剛好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他們家人都是知識分子,我們住的那棟別墅是他父親給的??赡芤驗橹笆撬改冈谶@里住,他父母會經常來我們家幫忙。他父親是一個健碩的老人家,經常帶孩子們去湖邊釣魚。幫忙修整家具。有一次,他帶著孩子們出門玩了。他父親過來,給我做了一頓意式午餐,還教我彈鋼琴。我感覺自己腦子混亂,但又害怕是自己多想了,我感覺我愛上了他父親。即使我們什么都沒有做過,可我害怕這種感覺。

于是,我想到了你。我身邊的人中應該只有你才知道這種心情。

我有點驚訝艾佳會來找我,還沒從她的故事中反應過來。我對她說:你最好忘記一切,繼續生活。不然你的生活會一團糟。你所能想到的可怕的事情都會發生。

艾佳打斷了了我的話,搖搖頭說:我知道你說的句句屬實,我沒有其他選擇。但是我做不到。我不是想問你我應該怎么做....

“你是想問我是熬過這些時候的?”

艾佳點點頭,你知道我現在已經不恨你了。當時我時刻被這種情緒給影響著,你對我的背叛,對孩子們的辜負。但很奇怪,我感覺我一定不會放下的事情竟然隨著時光漸漸模糊了,那些情緒。還沒完全對這些事情反應過來,就像被時光侵蝕,慢慢消失了。

艾佳說著喝完了杯中的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