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夜貓子啤酒代理的故事:尋人啟事

發表時間:2018-03-21 13:05

“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你會找我么?”

“會啊”

“會像段龍一樣找我么?”

“會啊”

“你騙人”

丁沫總是問一些讓我摸不著頭腦的問題,我常常為此而苦惱,可卻又離不開她。原因很簡單:我需要錢寄回家,以我的能力只夠那點錢的零頭。

丁沫是在酒吧撿到我的。那個時候我剛到北京,在后街一個小酒吧里當酒保。每天的日子就是泡在酒吧,跟長得還算美得姑娘調情。我什么都不會,但老天還算給口飯吃,我長得不錯還有一副好嗓子。每天凌晨,也是小酒吧最熱鬧的時候。老板會允許我上去唱兩嗓子,運氣好的時候也會有美艷的小富婆愿意給我豐厚的小費。我不在乎她們都比我老,有錢賺的話我怕什么呢?

丁沫的出現打破了我得過且過的生活,我一直覺得那天莫不是我喝得太多。竟然覺得丁沫像極了紫霞仙子。不過這話我也從來沒有對丁沫提起過。

北京的冬天很冷,雖然小酒吧里有暖氣,來小酒吧的人也漸少。老板最近和她老婆鬧離婚,每天在酒吧喝到酩酊大醉還不讓我們下班。我們也只好整夜整夜的陪著,老板唯一體恤我們的就是所有酒水免費。

丁沫出現的那天,北京正好初雪。我興奮的拉著強子出去看,強子與我同事廣東老鄉,也是我們酒吧的老好人,白白長了一張兇神惡煞的臉。內心卻是無比娘們兒。不過好歹因為強子,小酒吧鬧事的很少。大家都很喜歡這個傻大個子。

丁沫畫著濃濃的煙熏妝,頭上扎著無數個小辮子。一只手拎著喝了大半的啤酒瓶,一只手上全是血。強子嚇了了一跳,看了我一眼就往丁沫走去。我攔住強子: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就跑去幫她,萬一是訛錢的怎么辦?我自然是不愿強子去惹一個不知來歷的女人。

強子卻不聽,你看人小姑娘手上還留著血呢?這大冬天的。

我拗不過強子,只好也跟過去。還沒走到丁沫身邊就聞到超重的酒氣,我去接丁沫手里那瓶酒的時候,丁沫就暈在了我懷里。

完了,要被訛了。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想推開她。丁沫卻像一灘泥似得動也不動了。

在強子的強烈要求下,我把丁沫帶回了我家。強子真是好人啊,我看他細心的幫那個喝得一塌糊涂的女人包扎手的時候,都不免心動。

第二天,我起床。結果丁沫卻沒了影,我去到酒吧告訴強子這個消息。強子卻無所謂的樣子。走了也好,又是個可憐的人啊。

我常常想不通,強子長成這樣,怎么就生了一副菩薩心腸。

第三天,小酒吧里沒什么人,我照例在凌晨時分唱完歌下臺,一個穿著白色毛衣的女人走過來一把抱住了我。她帶著棒球帽遮住了臉,我還來不及看清她,又被猛親了兩口。謝謝你幫了我,我準備以身相許。你看怎么樣?那女孩摘下帽子,我一看就是那天晚上,強子強行要救的那個女人。

“你誤會了,不是我幫的你···”我想解釋。那女孩又是吧唧兩口親在我嘴上。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要有人欺負你,你就報我的名字---丁沫”她朝我眨眨眼睛。我當時真有種看到《大話西游》里紫霞仙子的感覺,一時間竟說不出話。

丁沫是正宗北京人,也是個開出租的。經常跑夜車,賺得倒是很多。我卻很詫異,一個女孩怎么就想著要去開出租車。丁沫卻很少跟我解釋,只是說她要找人。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要找的人叫段龍,是她的未婚夫。卻在跟丁沫結婚前跑了。之后再也沒有出現過,也不知是生是死。

我跟丁沫在一起后,丁沫對我是百般好。什么都給我拿著,自己身上從來不留一分錢,有時候餓到沒錢吃錢,也要跑到酒吧來找我再吃。

我喜歡丁沫待我好,只是有一點我瘆得慌。我常常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發現丁沫沒有睡覺在看著我。我問她怎么了,她又不說話只是望著我流眼淚。

每當這時,我會很害怕她,然后消失幾天不回家。沒錢后又回去找她。丁沫總是很輕易原諒我,就像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直到有一天,我在小酒吧玩到很晚?;氐郊覅s看到丁沫在強子懷里哭,我很生氣。上去就揍了強子一頓。我明白以我的身體,根本不是強子的對手。

我冷冷的看著丁沫,你他媽怎么這么賤,竟然還敢勾搭我兄弟!我開始口不擇言。當我意識到到我不能失去丁沫的時候,丁沫想要離開我。

強子別過臉,我都跟丁沫說了:那天是我救的她,我原名叫段龍。我犯了法,一直不敢用真實身份證,所以才在小酒吧拿那么久的工資過了那么久。

“我還愛著丁沫”強子說

“我明天就去自首,阿沫說會等我”強子留下這句話又離開了。